第18章 翻脸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柒一十九     书名:紫府望云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    然而,就在所有人被这光芒所震慑的时候,令所有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璀璨耀眼的光芒,忽然又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仅周围的观众傻了,就连望云肇本人也愣住了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望云肇怀中的那块翡翠,可是望云狂岚留给望云肇保命用的,内涵大量的源力,一旦释放甚至可以炸死开山镜的强者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居然熄火了?

    望云肇想不通,望云狂岚也想不懂。

    “搞了半天,是个哑炮啊!”

    “白害我期待了半天……”

    这雷声大雨点小的展开,让不少观众都不买账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杀了我吗?现在你怎么杀?”牧天一脚踢在了望云肇的膝盖上,然后一巴掌把他扇飞。

    “你吃的药还能坚持多久?”牧天又一次提起了望云肇的衣领,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“药?你怎么知道的?你到底是谁!”望云肇就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牧天此刻的眼神,让他感到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眼神,曾让他无数个夜晚噩梦缠身。

    “不要企图使用源力了,没用的,你使不出来的。”说罢,又是一巴掌打在了望云肇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清脆响亮,声音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这下,场面凝固了。

    有人,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望云家少主的耳光?胆子太大了吧!

    不,这都不是胆子大了,根本就是命都不要了啊!这小子,到底是哪来的愣头青啊!

    “住手!”望云狂岚怒喝一声,站了起来,脸色阴沉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望云家主要代替自己的儿子认输吗?”牧天面露嘲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望云狂岚一时语塞,若是他真的认输了,那岂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,当着七院的面,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若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使得望云狂岚有所顾忌,否则现在早就直接出手把牧天脑袋给拧了下来。

    杀又杀不得,认输也不行,这下,反倒是自己被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之中。

    而已经打上头的牧天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复仇,再也顾不得其他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牧天当着所有人的面,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,冷声道:“这一下,是替死去的阙叔!”

    听到了阙叔这个名字,望云肇浑身一颤,看向牧天的眼神充满了惊奇与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望云肇被打的脸肿了一半,牙也崩掉了几颗,嘴里溢着鲜血,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呵呵,你们父子忘恩负义,为达目的连族人都可以下毒手,可曾想过也有今天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望云天!”望云肇终于想起了牧天的眼神,也认出了牧天的声音,顿时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望云天!今天,我就要为我父母报仇,杀了你,再杀了望云狂岚那个小人!”

    “给我住手!找死!”就在牧天抬手准备下杀手之迹,望云狂岚再也忍不住,直接进场,瞬间冲到了牧天的身后,一招直接打飞了牧天。

    “肇儿,你怎么样?”望云狂岚看着望云肇此时的惨状,心痛不已,看向牧天的眼里充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望云肇颤抖着抬起手,指着牧天虚弱的说道:“他是望云天……是望云天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他是望云天?”望云狂岚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牧天,心中有些不敢置信的同时,也已经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不是望云天,他都不能活着离开,否则望云家将彻底颜面扫地!

    所以,望云天就是最好的借口,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望云天,从这一刻起,你就是望云天,只有这样,望云狂岚才有理由出手。

    “各位,此子名叫望云天,乃是我望云家逃跑的叛徒,现在又回来企图谋害我望云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!望云狂岚,究竟谁才是望云家的叛徒?你这个无耻之徒现在居然有脸在我面前说这些恬不知耻的话,你真的望云家列祖列宗在天有灵会放过你吗!”牧天激动的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望云狂岚死死的握紧了拳头,脖子和额头上青筋暴起,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但他还是用足以传遍整个会场的声音沉稳道:“让大家见笑了,今天我就替家族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望云狂岚用带着澎拜源力的一掌直取牧天。

    望云狂岚出手,就是杀招。

    牧天猛地向后一跃,望云狂岚显然没有放过牧天的意思,继续逼近,直到把牧天给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。

    眼见着望云狂岚马上要得手,牧天忽然暴起,大喝一声,整个人气势发生了惊天的转变,就好像是怒号的海啸一般,以摧枯拉朽之势朝着望云狂岚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!惊涛骇浪啊!是惊涛骇浪!”望云舒看到牧天使出这招,顿时激动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一只手抓着望云端得手疯狂得摇晃着,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惊涛骇浪,是涛叔得惊涛骇浪……那个人,是老三……”望云端看着场上得牧天,心里越感到激动,就越发得担忧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牧天此时得困境,那可是望云狂岚,这里可是望云家举办得天峰会,牧天怎么可能有机会活着离开?

    “望云狂岚,今天就是你得死期!”牧天用紫气替代源力,使出了只有他才会的家传绝学——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一招,是他的父亲望云涛的成名绝技,威力惊人,堪比海啸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还会怕这一招吗?你和你的父亲一样愚蠢,自以为是!”望云狂岚没有丝毫犹豫的停下了原本的攻击,然后再瞬间与牧天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威力再强大的招式,打不中就毫无意义……”望云狂岚不屑的看着正在喘气的牧天,冷声道:“大局已定,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大局已定了!”

    望云舒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望云肇的身边,手中长枪指着望云肇的脖子,说道:“你敢动一下,他就要死!”

    “望云舒!”望云狂岚怒吼一声: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。”望云舒的语气也冷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望云端,管好你这个兄弟!”望云狂岚怒不可遏,但他很清楚,以望云舒的身手,随时可以要了望云肇的命。

    只见望云端深深的出了口气,然后默默的站在了望云舒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望云端,你……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天峰会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,不难想象,望云家此番过后,临山城霸主的地位将要易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是傻子吗?”牧天看着不远处望的两位兄长,眼角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>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